民间极力反对挖掘镇水石兽,但官府人员却一意孤行,没想到出土不久90多万人就深受水灾之苦

简体  |  繁体

此物目前在成都博物馆 ,是该馆的镇馆之宝,神兽石犀。今天就给大家分享一下他的传说吧

来龙去脉:

他的最早发现的时间是在1973年,天府广场钟楼挖地基时就被发现。曾经能够“重见天日”的它由于种种原因被回填,这一睡又是几十年,2010年10月7日,代表一代人记忆的钟楼被拆除,将在原址修建天府大剧院。2013年1月8日在成都市天府广场旁东北侧的四川大剧院工地被发掘出来。

最后于2013年1月8日,成都市文物考古工作队在成都天府广场钟楼下挖出它的时候,它的耳朵、眼睛、下颔和鼻子仍然清晰可辨,局部装饰卷云图案,四肢短粗,身体浑圆,造型极萌。长3.3米,宽1.2米,高1.7米,重达8.5吨。

天然还是人为:

据考古专家说其实施埋藏在西晋地层以下。最早埋于秦朝、最晚埋于西晋,但它的制作年代早于西晋。由整块红砂岩雕刻而成,是目前成都市区出土的最早最大的圆雕石刻,具有极高的考古与艺术研究价值。推测应该是人为埋藏,和当时朝代更替有关。

据相关专家介绍,石兽出土于编号H99的灰坑内,灰坑叠压于第7层(即蜀汉层)下,直接打破生土,填土为青灰色,除石兽外,还夹杂有少量的陶器残片、绳纹瓦和模印有花纹的铺地砖。根据层位关系和坑内共存遗物的时代特征,考古人员能初步判断石兽的埋藏时间约在蜀汉末至西晋,故石兽的制作年代下限应不晚于蜀汉,由于这类石雕在完工后可以保存相当长的时间,目前不便对制作年代的上限时间做准确推测,但界定在秦汉时期却是大致不误的。

是猪还是犀:

目前在金沙遗址已出土有犀牛骨,可以说先秦时期成都是有犀牛的。从石兽的外貌特征,以及相关文献记载,如《华阳国志》卷三:“(李冰)外作石犀五头以厌水精;穿石犀溪于江南,命曰犀牛里。后转置犀牛二头:一在府市市桥门,今所谓石牛门是也;一在渊中。”初步推测:犀的可能性最大。

是否与李冰治水有关:

据《蜀王本纪》、《华阳国志•蜀志》等史料记载,秦朝的蜀守李冰在修建都江堰时,曾经下令雕刻了5只石犀,两头运到了成都,另外3头则在灌县的江中,作为镇水石神。因此有人认为,这就是李冰当年打造的治水神兽。李冰治水时打造了造福蜀人两千多年的都江堰水利工程,是全世界迄今为止年代最久、唯一留存、以无坝引水为特征的宏大水利工程。

据说,历史上记载李冰命人打制的五头石犀,作为镇水的风水兽,压制水精,被精确地以不同方式摆放在成都的不同位置,其实就是一种典型的“神兽风水阵”。 自古以来,神兽一直是影响风水的重要元素,下至大户人家的镇宅石狮,上至皇宫内的各种瑞兽,以及各类古建筑的瓦当、屋檐,无处不见风水神兽的身影。

古人比较迷信,就现有情况推测,石兽是镇压水怪的神兽。从土层来看,石兽出土这里曾经是一条河。民间还有说法:石牛对石鼓,银子万万五。有人识得破,买尽成都府。

而当年四川连续强降雨 90万人受灾,不得不让人联想到水灾同该神兽的关系,真是让人感叹,如果将其他四尊石犀挖出会发生什么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