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花費2300億用時3年打造重型航母,卻因水兵忘關舷窗導致嚴重進水差點沉沒!

簡體  |  繁體

一個國家強大的軍事力量是保障國家安全最有力的武器,國家軍事武器的建造每年都投入驚人的數字,而這一切都是為了壯大國家的資本,在國際上擁有話語權。

航母的建造,投資巨大,耗時極長,是對國家造船技術和財力物力的巨大考驗。如果要工廠加班加點趕工,整個製造工程更是會變成每一個工人和設計人員的夢魘。

日本曾經設計和製造了翔鶴級重型艦隊航母,其目標是通過這型航母形成對世界任何國家海軍在海軍航空力量上的絕對優勢,打造“世界最強航母”,並在即將到來的戰爭中徹底壓制美國海軍。1938年,翔鶴級的翔鶴號和瑞鶴號動工,預定1942年底完成建造工程。不過,隨着日本決定對美國開戰,顯然兩艦不可能等到那個時候再服役。海軍在1940年初下的死命令是:必須在1941年年中,最遲不能超過秋天,完成翔鶴和瑞鶴號的建造。隨即,船廠變成了戰場,所有人都投入到了加班加點的趕工之中,在海軍規定的“死線”前完成航母的建造。

但是,重型航母的建造談何容易。翔鶴級的滿載排水量達到35000噸,這在當時完全是一型大型超級航母,技術要求高,內部結構複雜,要實現快速完工談何容易。一名名叫島田浩二的船廠工程師,就回憶了神戶船廠建造瑞鶴號,充斥着血與淚的歷程。

他提到,當海軍的命令下達後,整個船廠就進入了緊急狀態。一開始,每天,無論是工人、工程師、總設計師甚至是船廠廠長,都要加班三個小時以上,到最後,整個船廠開始了全天不停歇的連軸轉,整個船廠的人員大為擴充以實現輪班倒,取消一切節假日和休息日。總廠長告訴所有人,在建造完畢以前,沒有“休息”這個詞。

工程師在現場指揮和監督施工,有時候甚至要和工人一起上陣。島田回憶,到了夏天,船體內部已經成為了一個蒸籠。大量的機械設備、電焊在內部展開施工,讓高溫進一步加劇。密密麻麻的艙室內,擠滿了施工的工人,在狹窄的過道和人孔中穿行。因為氣溫過高,發生了因為中暑和熱射病死亡的事件。而且當時因為日本開始了侵略戰爭,物資優先配給前線,很多人都營養不足,有人在沉重的勞累中被活活累死。而眼一花,腳一滑,從高處跌下,或是被機械奪去生命和受傷的人也存在。但工程沒有停下,在瘋狂的趕工中死掉的人,屍體被移走,施工繼續進行。

還有在電焊過程中,產生的毒煙,甚至因為意外產生的小規模火災,將一些工人在狹窄的艙室內活活熏死。島田回憶,感覺那段時間,,船廠和瑞鶴的艦體就如同地獄一樣的可怕。他提到,在整個建設過程中,光是因為勞累直接或間接而死於非命的工人和技術員就有60餘人,加上其他事故的,那就更多。

1941年7月,瑞鶴號完工——僅僅用了三年時間,隨即被開赴海軍港口,完成交接。但在航行過程中,遭遇了可怕的颱風。而因為水兵的疏忽,有很多艦體的舷窗沒有關閉。而因為還沒有完全交接給海軍,艦上只配備了少量負責最基本操縱的水兵和船廠技術人員,艦體內部的很多水密門也沒有關閉。颱風狂狼造成艦體的傾斜,繼而是大量進水,整艘軍艦陷入了極大的危險之中。當時位於艦上的船廠員工甚至認為,這艘新艦還沒上戰場,可能就要被進水和颱風給弄沉了。不過,因為操縱得當,戰艦在傾斜和進水達到無可挽回的程度前,開到了港口,幸免於難,不然那就出大笑話了。要明白,瑞鶴號的造價和大和級戰列艦無異,極其昂貴,可謂傾全國之力打造。根據福井靜夫《日本空母物語》一書記載,以1941年幣值,翔鶴級的單艘造價達到了2.1億日元,根據購買力摺合,大概相當於今天的2300億日元之巨!

航母的打造是極其耗費人力物力資力的,每一艘航母的建造都是傾盡了心血的,航母也同樣展示了一個國家的軍事力量究竟是如何的。